分类 中文域名 下的文章

北京时间4月9日晚间消息,马上就会告诉用户他们的数据是否被Cambridge Analytica所盗取。从周一开始,可能受到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影响的8700万用户将会在自己的News Feed中收到提醒。Facebook表示,大多数受影响的用户(超过7000万)来自美国本土,还有超过100万用户来自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和英国等国家。

除此之外,全部22亿Facebook用户将会收到一个名为“保护你的信息”的提醒,这个提醒将会附带一个链接,打开链接后用户可以看到他们正在与哪些应用分享个人信息,以及都分享了哪些个人信息。如果用户需要,他们可以选择关闭与某个第三方应用的信息分享;用户也可以彻底关闭信息分享,让任何第三方应用都无法获取其个人信息。

目前Facebook正在承受公司成立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用户隐私危机,一家名为Cambridge Analytica的机构盗取了大量用户隐私信息,并且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竞选活动提供了帮助。目前Facebook正在进行全面的灾难控制。该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向公众承认自己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他表示该公司没能承担起自己应有的责任。扎克伯格预计将于下周前往美国国会进行作证。

数据分析师克里斯托弗·怀利(Christopher Wylie)此前曾表示,Cambridge Analytica可能利用了一个性格测试应用秘密收集了超过5000万Facebook用户的个人信息。在上周日接受CNBC采访的时候,他表示从目前来看,信息被盗的用户数量最多可能达到8700万。

这个Facebook平台应用名为“这是你的数字生活(This is Your Digital Life)”,该应用是一个性格测试应用,与2014年由学术研究人员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er Kogan)所开发。共有大约27万名Facebook用户参与了这个测试。之后这个应用不仅悄悄收集了参与测试的用户的信息,还收集了这些用户好友的信息。

Facebook之后限制了可以访问用户个人信息的第三方应用的数量,但是显然已经为时已晚。

扎克伯格表示,根据参与了这个测试的用户的数量,以及这些用户的好友数量来判断,最多可能有8700万用户的信息被盗取。扎克伯格表示,事件发生的时候,Facebook方面并没有进行数据记录,因此他们无法准确判断究竟有多少用户受到了影响。

Cambridge Analytica方面于上周三发表了一份声明,他们在这份声明中表示自己仅获得了3000万Facebook用户的信息。(行云)

原标题:湖南邵东警方通报:男子持刀致一死一伤后跳楼,抢救无效死亡

4月9日下午14时20分许,邵东县工业品市场二期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案发后,邵东警方迅速组织警力赶赴现场,当场控制作案后跳楼的犯罪嫌疑人宋某(男,44岁,邵东简家陇乡人)。

经查,犯罪嫌疑人宋某因纠纷持刀将李某(男,51岁,邵东黄陂桥乡人)杀害,并将仇某(男,50岁,邵东双凤乡人)砍伤后跳楼自杀。民警立即将宋某、仇某送至医院抢救,宋某因伤情过重身亡,仇某暂无生命危险。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来源:微信公众号“邵东公安”

原标题:封面新闻专访沈阳性侵事件举报人:我举报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封面新闻记者 柳青

“实名举报的最终目的,就是希望在高校推动建立长效应对性骚扰和性侵的机制。”向封面新闻记者说出这句话的人正是李悠悠,“沈阳事件”的举报人之一,高岩的高中同学及北京大学同级校友。

在李悠悠接受封面新闻专访当天,4月8日,北大校长林建华主持召开了北京大学教师职业道德和纪律委员会专题会议,并公布了20年前对于沈阳的处分文件。这一天,距李悠悠发文揭发长江学者沈阳教授,其实只过去3天。

这位目前定居加拿大的北大传播学硕士,回想这次举报,还说了另外一句话——身处国内的几位举报人,的确比她承受了更大的压力。

为什么20年后才举报沈阳?

李悠悠发文举报的时间正值清明节。在文章中,她谴责原北大教授沈阳当年对95级中文系女学生高岩性侵,并最终导致高岩自杀。

大学时代的高岩 图片来源于网络大学时代的高岩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为何20年之后才举报沈阳?李悠悠对封面新闻记者表示,之所以在20年后公开此事,是因为她觉得现在国内的环境更加有利。

二十多年前,北大BBS还没创立,社交媒体的浪潮还没有开始席卷中国。李悠悠说,她们不知道应该找谁反映问题或者求助,“当时也没有像现在这么多高校的心理辅导老师。那时候北大好像有一些公开课,不过也不多。”她认为,这也是高岩和同学们当年没有采取措施的客观原因。

是否联系到其他受害者?

沈阳事件两位举报人李悠悠和王敖都对封面新闻记者表示,自己之所以有勇气实名举报沈阳,是受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生罗茜茜实名举报该校教授、“长江学者”陈小武长期性侵事件的启发。

此前,有举报人在采访中提到,还联系到了沈阳性侵的其他受害者。王敖表示,目前还不方便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有一些信息需要核实。

此外,他还提到,“一些受害者可能是近几年,甚至是近十年,完全在一个紧张、压抑的状态下,让她们立刻就站出来,甚至是实名就站出来,是非常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而且她们顾虑是很大的,如果过分说这件事的话。”

为何在国外通过网络实名举报?

举报沈阳时,李悠悠和王敖分别身处加拿大和美国。她们选择的方式都是通过在国内的社交媒体直接发文,进行实名举报。

李悠悠说,“实名举报与否,是看加害人行为的严重程度,而不是举报人是否出国”。不过李悠悠也坦承,身处国内的几位举报人,的确比她承受了更大的压力。

就在封面新闻记者专访李悠悠当天,北京大学召开专门会议讨论《北京大学反性骚扰有关规定(建议稿)》的适用范围,以及学校反性骚扰的机构设置等问题。当天的会议,还对性骚扰行为的投诉、调查、认定、处理程序以及反性骚扰的教育与预防工作进行了研讨。

北大校长林建华在会上强调,下一步要抓紧在师生中征求意见,继续完善《规定(建议稿)》,并提交校党委常委会审议,尽快推动制度体系的健全和落实。

值得注意的是,在“沈阳事件”中,当时的北大95级中文系学生高岩不论是在跟同学的倾诉中,还是在自己的日记里,都没有用到过“性骚扰”或“性侵犯”这个词,哪怕她跟同学描述的事发过程令人不寒而栗。

举报沈阳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李悠悠对封面新闻记者回忆说,1996年,高岩第一次跟她说起自己被侵犯的经历时,最大的感觉是意外:“这是我长那么大以来,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我没有想到他(沈阳)能够利用职务之便,对高岩的身体做出超出老师范围之外的行为。”

1996年至今已22年,二十余年后举报沈阳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李悠悠说,“实名举报沈阳性侵事件的最终目的,就是希望在高校推动建立长效应对性骚扰和性侵的机制。”

回忆起你的晚餐是不是觉得很美味?意大利面或者是三明治?

但这不是重点,今天要告诉你的是:根据赫瑞瓦特大学科学家的一项新研究,你在家吃的任何一顿饭都带有几乎看不见的塑料颗粒。

研究人员估计,大约每20分钟就会有100多个家用塑料纤维停在一个餐盘大小的区域 ,这意味着当你在吃自制的食物时可能就会受到塑料粉尘的攻击。

为了证明以上结论的正确性,研究小组就着手了一个实验。

以三个不同的家庭为样本,当每个家庭吃饭的时候,把粘稠的培养皿放在盘子旁边,每次饭后,科学家们便仔细研究测试盘中是否有塑料颗粒的迹象。

他们发现,在大约20分钟后,在小碟中出现多达14个单独的塑料颗粒。

因为我们所乘食物的餐盘测试中使用的培养皿要大得多,所以,根据科学计算方法,我们的餐盘中大约有114个塑料颗粒。

塑料颗粒来源于生活的各个方面,在我们吃饭的时候,塑料颗粒会随着空气中的尘埃颗粒进入我们的身体,这对我们的健康也会造成一定的影响。


了解更多信息 欢迎关注科学探索微信公众号及微博了解更多信息 欢迎关注科学探索微信公众号及微博

3月14日晚上,车主薛先生开着刚买一个多月的奔驰车从河南去四川出差,没想到在高速公路上启动奔驰车的定速巡航后,发现刹车失灵,定速巡航的功能解除不了,在尝试了多种措施之后,他选择了报警求助,而接到求助电话的高速交警安排薛先生快速通过了收费站。薛先生描述,他以每小时120公里的速度在高速公路上跑了一个多小时,最后通过开关车门才把车速降下来。

事件被报道后,有人提出质疑,认为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不可能以120公里的时速在高速路上连续跑一个多小时,不可能所有降低车速的方法都失效,甚至有人认为,这起事件是有目的的恶意炒作。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看央视《法治在线》的调查。

车主联系奔驰客服 尝试多种方法无果

薛先生回忆,他无法降速后,联系了奔驰客服,试了踩刹车、取消定速巡航、挂空挡、拉手刹等等方法都无法降速,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报警。在电话里,他向民警提出,他是否可以采用追尾大货车的方式,将车停下来。

薛先生:“交警认为很危险,因为我车速高,大货车车速低,害怕防撞钢架顶不住,然后我的车可能会进入大车的尾部底下,对我造成人身危险。”

随后,民警提出让薛先生通过蹭护栏的方式降速。不过,对于这种方法,薛先生认为危险性太大。

薛先生:“可能把它这个护栏给撞开,造成二次伤害。”

车主开车门车速下降  安全通过收费站

蹭护栏、追尾都很危险,那么,薛先生是怎么想到用同样有危险的开车门的方法降速?据薛先生讲,他本来没打算用这种方式降速,他打开车门其实是为了跳车。薛先生说,自己打开车门后,竟然发现车速开始降下来了。

据薛先生说,虽然他发现车速有些下降,不过此时他已经远远的看到了豫陕收费站的牌子,他立即关上车门,按照之前民警告诉他的通道,快速通过了收费站。此时,在豫陕界收费站值班的民警柴海峰,已经提前接到通知,安排民警清空了三条收费车道。

据薛先生说,通过收费站后,他再次尝试开车门降速。

薛先生:“我当时的姿势是,腿和手顶着门,打开车门后,车速就开始往下降。一直降到,就是一百二,一百一,一百。。。。。。降到三十左右时候,我就刻意去点了一下刹车,有了刹车感觉,然后我就点了刹车,停到紧急停车带。”

薛先生回忆,和民警在停车区检查了车辆暂时没问题后,为了能及时去成都参加展会,所以就开车离开了。

回应网友提出的五方面疑问

这一事件不仅在网上被大量转载,还引发了网友的热议。网友提出五个方面的疑问:比如连霍高速车辆比较多,薛先生为何能以12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行驶一小时,还有此前媒体报道中提到的“奔驰后台控制停车”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车速120连续行驶一小时?

对于速度的问题,记者从交警部门独家拿到了几份资料。这是薛先生的奔驰车上了连霍高速后,在三门峡段被监控拍下的三张测速照片,分别是连霍高速797KM处,车速113KM/H;851KM处,车速112KM/H;873KM处,车速115KM/H。

根据民警的解释,因为测速存在一定的误差,三张测速照片记录的是110多KM/H的车速,实际车速有可能会在120KM/h左右。

为了进一步确定车速,记者找到了几段监控。通过计算可以看到,连霍高速851KM和873KM处的距离是22KM,通过时间为11分07秒,平均速度约为120KM/H。同样可以计算连霍高速873KM处到900KM处,平均速度为104km/h,而连霍高速873KM到900KM这段路,也正是车主薛先生所说的通过开车门降速的路段。

二、各种方法都无法降速?

对于是否真的无法降速,薛先生的描述是这样的。薛先生说,他一共踩了两次刹车,第一次轻轻点了一下刹车,发现定速巡航没有取消,然后再次踩了一下刹车。

薛先生说,客服建议他试试挂空挡,不过他试过之后,挡位没有变化,随后,客服又建议他试试拉手刹。

薛先生:“然后我就按这个手刹,它就报警,就是车内报警。好像有那种违规操作那种的,滴滴滴滴响,然后我说有报警,我说你听到没,售后说听到了。”

三、开车门可以降速?

有人提出,薛先生驾驶的这款车并没有开车门降速的功能,对此,薛先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薛先生:“我之前试了一下,在速度比较低的情况下,开车门还是会停车的。开车门停车肯定是会有电脑相对应的连接,如果没有连接,你开车门他在低速的时候为什么会停车。很多专家和网友试的车都是没有问题的车,但是我的这个车是有问题的车,要是说在某些部位或者零件、电脑系统连接,出现问题的时候,会不会降速呢?”

四、后台操控停车?

事件发生后,有媒体报道“奔驰售后终于通过后台系统操作”将车停了下来。

对此,薛先生表示媒体报道的“奔驰后台控制”车停下来属于误读。

薛先生:“交警问我这个车是怎么停的,我说可能是开车门,会影响到一些电子元件。然后交警问跟4S店怎么沟通的,我说车上有那个SOS后台,有后台系统。那交警就是说,会不会因为这个系统有所帮助,我说不清楚。”

记者:“当时说是后台帮助你停的车,其实这个是大家的误读?”

薛先生:“对,肯定是误读,因为奔驰后台没有停车这个功能。它只是可以通过手机APP,登录系统,把车门打开,或锁车门。”

五、为何不公布行车记录仪内容?

有人提出疑问,薛先生的奔驰车上安装了行车记录仪,这里面或许记录了事发的情况,也可以回应很多质疑,可是为什么薛先生并没有拿出来呢?

根据薛先生的介绍,行车记录仪的内容被覆盖了,曾试图找人恢复,但是遗憾的是,并没有恢复成功。薛先生的这张卡为8G卡,目前可以看到的是58个文件,6.68G的大小。其中两段画面,是薛先生开到成都后行车记录仪记录下的画面。

从画面上可以看到,视频的日期是2018年3月4日,视频的总大小是6.68G,也不是满满的8G,对此,薛先生的说法是,记录仪的日期自从买来后一直没有调过,所以日期是不准的,另外薛先生说这个卡一般都不会存满,有时存7个多G,有时存6个多G。

首次曝光 车主与奔驰方沟通录音

事件发生后,奔驰工作人员和薛先生做了沟通。记者也从薛先生那里独家拿到了几段录音。

薛先生:我现在最想知道我这个车是什么情况引起的。

工作人员:我们也想,就是说我不知道您是相信我们多少,或者说您也希望政府机构的介入,就是看您这边的态度。

薛先生:我现在的态度就是,把车送到第三方检测。

工作人员:行。

薛先生:在检测的时候,媒体参加。因为现在懂车的人也太多,要是有媒体在的话,就全程直播。像用什么仪器检测。

工作人员:全程直播?那不成,肯定不行。

薛先生:因为现在网上质疑太多。现在你也知道,网络舆论太厉害。

工作人员:我理解。

薛先生:我的压力是非常大的,你看微博了吗?你可以看微博。

3月22日下午,根据奔驰公司方面和车主薛先生达成的初步共识,双方共同将车辆贴上封条,奔驰公司提供拖车,将事发奔驰车从四川成都拖回河南郑州薛先生指定的地点封存,对于下一步,双方会继续协商。

事件处置 如何在法律框架内行走?

在这起事件中,当时奔驰车是否发生了问题,或许还需要进一步的权威检测才能确定。不过,这起事件在法律框架内会有着怎样的走向,不论是车主、奔驰公司对这样一起事件应该采取怎样的措施?

如果奔驰车确实存在问题,可以通过怎样的方式维权?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景明:“法律规定消费者维权的途径的首先是协商,那作为奔驰这么大公司,假如说他自己有过错,相信这种协商,他是能够承担相应的责任的。假如说他最后协商不成,那么有好多途径,比如说向有关部门,向技术监督部门投诉,也可以通过起诉来解决。”

在事件真相出炉之前,过分的猜测甚至不理性的谩骂,无论是对车主个人,还是奔驰这样一家企业,都有着很大的影响。这种情况下,公众应该如何围观呢?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院长王敬波教授认为,虽然很多人在做分析,但是毕竟不是事发的那辆车,在最终检测结果出来之前,不能武断地下定论。

王敬波:“在客观事实尚未澄清的基础上,我们不能够凭借自己的主观判断来去评判某一方的是是非非,因为一切的判断,都应该基于客观事实的基础上。”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